本次座谈会在市经信局会议室举行,5部门及18家银行单位参加
 
       厦门中小在线网讯 (记者 王应武)1月6日下午,市经信局会同市财政局、市银监局、市仲裁委、市中小企业服务中心,与18家银行的相关负责人,就小微企业融资召开座谈会,总结我市小微企业还贷应急资金和中小企业信贷风险补偿资金的运转情况,交流相关经验并提出合理化建议。
 
  两项小微企业融资扶持资金发挥杠杆和应急作用
  根据银行报送数据的初步统计,2015年,纳入信贷风险资金扶持框架的面向中小微企业发放的信用贷款,共有7家银行发放了514笔贷款,总额4.94亿元。2014年和2013年的数据分别是:5家银行218笔3.62亿元,5家银行205笔3.16亿元。
  2014年和2015年市经信局、市财政局办理的信贷风险补偿资金,分别为兑付10笔386.28万元和5笔211.28万元。也就是说,三年内政府通过发放597万余元的风补资金,带动了银行向中小微企业发放信用贷款11.72亿元。目前,我市设立的该项资金总额已经从5000万元提高至1亿元,希望借此促进银行发放更多的信用贷款,进一步缓解我市小微企业的融资难。
  在小微企业还贷应急资金(政府提供的无息"过桥"资金)的使用方面,2015年累计为44家企业发放61笔,共计29886万元。2014年数据是12家企业16笔共计9006万元。去年这项资金的使用同比增长了两倍多,解决了不少中小微企业的燃眉之急。
 
  银行:流程简化和提高补偿力度成焦点
  座谈会上,银行代表们首先发言介绍各行小微企业信贷特别是利用政府资金开展业务的情况,并提出一些意见建议。其中建设银行的代表建议,一是进一步适当提高信用贷款中政府风险补偿的比例;二是对每家银行核定一个每年最高代偿额度,促进银行用足政策资金带动更多的贷款发放;三是企业在向政府部门申请办理应急还贷资金的流程要进一步简化,缩短时间,跟银行更加紧凑地对接;四是希望政府部门在推进厦门"双创"基地示范城市建设中,对成长型、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等落实更多的融资扶持政策。
  兴业银行代表也指出,目前应急还贷资金在客户中有较好的认可度,已经通过银行风控把关的企业,政府办理要突出应急,应有灵活性和便利性,比如不一定要贷款到期才能提出申请,可以设立绿色通道。在信用贷款风险补偿资金方面,建议建立政银合作沟通机制,并进一步明确补偿规则,同时抓住银行和信贷员的"痛点",化解其顾虑。他还提出保证保险贷款业务中政府的相关补偿政策到期后要及时跟进后续政策,以免影响银企积极性。
  平安银行代表指出,在加强两项融资扶持政策的有效宣传方面,可以融入银行的业务流程。比如在企业客户的贷款到期前及时提醒也可以借用政府应急还贷资金。光大银行代表提出,政府风险补偿资金可以放宽到准信用贷款,比如银保业务中的履约保证保险贷款。
  各家银行还介绍了推出的其他信用贷款产品,以及根据国家银监局关于小微企业贷款"三个不低于"的要求做出业务创新,以及开展直接续贷的机制和做法。
 
  政府:将积极回应银行的合理化建议
  座谈会上,市仲裁委的相关负责人指出,中小微企业本身具有成长型和较高风险性,银行面向中小微企业的贷款,防范风险于未然很重要,建议银企双方在办理业务中加入仲裁条款,因为仲裁相对于法院审理同样具有法律效力,同时还有快捷灵活等优势,比如可在条款中预埋法律文书送达地址的有效确认以缩短送达时间等。
  市银监局相关负责人指出,厦门的银行机构面向中小微企业发放的信用贷款总额中,仍有90%以上的贷款没有纳入政府风险补偿资金的"篮子"里,他建议银行通过业务创新,尽量利用好政策资金。  
  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在会上总结回顾了各家银行提出的意见建议,表示财政部门将积极回应,优化相关举措,同时希望银行多开发一些贴近小微企业融资需求的新产品。
  市经信局副局长张潘正在座谈会上做总结。他提出,面对当前经济形势,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仍是中小企业服务工作的重中之重,希望通过本次座谈寻求突破的办法。一是要进一步提高认识。二是要加强对接交流,包括政银企对接、银企对接,银行之间也要互相"取经",深入学习借鉴相关业务好的银行的"门道"。三是流程能简化尽量简化,适当提高抵押率,政府资金都可以提供助力。四是加大宣传力度,突破现有的宣传局限,将政府融资扶持政策中到底怎么补偿、企业如何申报等细节,通过各类媒体更广泛地宣传出来。
 
 
相关新闻链接:
                  经济参考报  部分企业综合融资成本高达50% 监管层今年将重点化解
  从某股份制商业银行东部沿海省份支行行长,到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业务负责人,老吴的工作一直和借贷密不可分。谈及企业融资成本,他有一肚子话要说,“除去能在银行借到钱的企业,非常多的中小微企业只能通过小贷公司、典当行或是现在兴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来融资,而融资成本普遍在20%至30%之间,甚至达到40%、50%。”
 
  高融资成本束缚企业活力,在这样的背景下,监管层已经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放在2016年各项工作的重点位置。业内人士指出,解决融资贵问题不能仅依靠货币政策放水,更要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把过多无效的企业融资需求挤压出去,增加金融机构对有效需求的融资供给,与此同时,要创新融资工具、拓宽融资渠道,从根本上变革我国的融资体系结构。
 
  痛点 部分企业借贷利率超50%
 
  自去年11月开始,央行已经累计降息6次,存款利率下调幅度达1.5%,当前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处于历史低位。尽管银行利率有所下调,但是,实际融资成本仍是压在不少企业身上的一块大石头。
 
  老吴对记者说,银行会根据企业资质把其分成ABCD四个等级,其中,A类企业和B类中资质比较好的企业可以在银行拿到贷款,而B类中资质较差以及C类企业难以在银行获得贷款,但可以通过小贷公司、典当行或互联网金融平台拿到贷款,D类企业则属于资质非常差的企业,几乎无法从任何渠道获得融资。
 
  老吴说,银行看不上B类中资质较差的企业,但在民间融资领域是香饽饽,这类企业的融资成本大概在20%到30%左右。他对记者透露,这类企业并不少见,在其所在东部某省,大约占了整体企业中的三成到四成。而C类企业拿到贷款的成本就更高了,年化利率在40%至60%不等。“为了不触碰36%的红线,有些借贷在利率上并未越线,但是动辄几百万的手续费实际上是变相收取利息。”他还坦言,在资金比较紧张的时点上,甚至一些A类企业也很难从银行融资,而从民间借贷借1个月到3个月的短期资金,一般成本在10%到20%之间。
 
  据记者了解,目前互联网行业内的融资成本普遍在20%左右,个别平台融资成本甚至高达50%。一位互联网金融平台人士告诉记者,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融资成本中,企业贷款一般以一年期为主,正规优质平台给信用较好的小微企业融资总成本约18%左右,资质欠佳的融资成本为24%左右。一些线下铺门店很广的理财公司,由于其支出还包括房租、员工薪酬等,因此会提高利率以覆盖支出,其融资成本按照IRR(内部收益率)口径的话高达40%至50%。
 
  老吴还坦言,不少企业还要做票据贴现,把贴现率算上的话,综合融资成本会更高。
 
  举措 监管层“组合拳”降成本
 
  高融资成本束缚企业活力,监管层已经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放在2016年各项工作的重点位置。
 
  日前召开的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继续运用抵押补充贷款、中期借贷便利、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等货币政策工具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信贷投放,引导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1月11日银监会召开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也提出,力争实现小微企业贷款“三个不低于”目标。扩大林权和农村土地“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努力实现涉农信贷投放持续增长。支持降低企业成本。继续扩大续贷政策适用主体范围,进一步加大违规收费清理规范和督查处罚力度,持续创新融资工具、拓宽融资渠道、优化融资方案,推动企业优化融资结构,降低融资成本。
 
  业内人士表示,2015年以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为市场提供了很多资金,继续放水对改善融资成本成效可能不会太明显。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战略室负责人杨驰表示,目前的问题不在于“缺流动性”,而在于经济下行期,优质企业的融资需求在减弱,银行找不到安全和优质的放贷对象。进一步放水可能只能使得过多的流动性囤积在金融机构。“由此看来,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需要从需求入手,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把过多无效企业融资需求挤压出去,增加金融机构对有效需求的融资供给。”杨驰表示。
 
  清除过分占用金融资源的“僵尸企业”,使金融资源更多倾向于有需求并且有发展潜力的企业的观点得到了业内专家的认同。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也表示,对于融资难、融资贵的企业要分类看待。一类企业属于产能过剩的行业,其融资难融资贵是合理现象;而另一类企业其所处的行业是有前景的,但是由于规模太小,难以提供有效抵押品,因而难以获得融资。还有一些创新型企业没有形成很好的现金流,由于风险系数高,所以其融资成本也相应提高。他表示,这类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真正需要着手解决的。
 
  “从监管角度讲,解决融资难、融资贵一定要注意差异性解决。政府要清晰区分出产能过剩行业和战略性新兴发展的行业,对于二者的融资需求不能一概而论、一视同仁。”曾刚表示。
 
  指向 积极发展多层次融资体系
 
  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还表示,银行信贷的本质决定了其风险承受能力有限,在目前的背景下,解决企业融资成本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发展非银行之外的融资渠道,优化融资体系结构。
 
  杨驰表示,目前一些国内企业的杠杆率非常高,如果进一步借贷,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将更大。很多企业进行新的借贷并非为了进行新的生产活动,而是为了偿还债务。在这种情况下,加大借贷反而加大了其风险。他建议,这些企业的融资结构应该有所调整,降低间接融资比例,提高直接融资比例。
 
  联讯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也认为,社会总体的融资成本仍偏高,中小微民营企业尤甚,创新型企业融资非常困难。直接融资对这些企业的作用很大,还要继续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市场,如新三板、科创板以及股权交易市场等,为企业融资提供更多的机会。
 
  “从直接融资方式来看,股权类融资对风险的承受能力较高,目前,应该鼓励这一融资的发展;而从除银行之外的间接融资方式来看,可以发展金融租赁等融资方式。金融租赁和银行不同,由于其物权在金融租赁公司手中,因此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更强,其一般金融租赁的融资周期也比较长,这两点都能克服现有银行融资的缺陷。”曾刚说。
 
  “可以通过多层次金融机构、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多重作用,比如中小企业集合债券、中小企业贷款的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培养成多层次、多元化、有机的融资机构。”曾刚补充道。(张莫 刘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