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丝公司控制权之争再起波澜。在公司二股东厦门坤拿和三股东丘国强通过联手“逼宫”,将第一大股东罗祥波和罗红花夫妇逐出公司后,公司的营业场所和公章等重要物品却仍然由后者控制。由于无法正常交接,公司生产经营受到影响。为此,三维丝公司以罗祥波侵权为由提起诉讼,但上述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
 
  对于投资者关切的这一诉讼进展,截至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稿时,三维丝公司仍没有进行披露。在控制权悬而未决的情况下,双方的诉讼激战正酣。罗氏夫妇仍然将公司控制权之争寄托在诉讼结果,丘国强则通过增持做两手准备。业内人士指出,无论诉讼结果最终如何,一场更为激烈的控制权争夺战或不可避免。
 
  诉讼进展秘而不宣
 
  11月29日晚间,三维丝公告称,公司已通过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决议,免去了罗祥波的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但其拒不执行,强行占据公司营业场所,控制公司公章等重要物品,拒绝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及其他管理人员进入营业场所履行职务,拒不归还公司物品。公司已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起诉罗祥波的侵权行为,请求判令罗祥波返还上述物品,撤出营业场所。
 
  12月26日,作为被告的罗祥波收到了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其中指出,“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讼争的权利义务关系复杂,申请人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请不符合先予执行的法定条件,且未提供担保,依照规定,裁定驳回申请人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请。”
 
  对于上述情况,三维丝目前仍没有进行披露。“12月26日我就收到了上述民事裁定书,三维丝作为原告肯定也在同一时间收到。12月27日,我又把民事裁定书给三维丝公司发了一遍。但对于这一重大诉讼进展,三维丝公司却没有按照规定在两个交易日内及时进行披露。”罗祥波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按照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规则,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涉及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10%以上,且绝对金额超过500万元的,或董事会基于案件特殊性认为可能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或者本所认为有必要的,或者涉及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申请撤销或者宣告无效的诉讼的,公司应当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应当及时披露重大诉讼、仲裁事项的重大进展情况及其对公司的影响。
 
  对于三维丝的行为是否构成了罗祥波认为的“重大诉讼进展未及时披露”的情形,某律师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既然三维丝主动披露了起诉罗祥波侵权的公告,那就已经将之视为重大诉讼或应当及时披露的情形,按照规定需要及时披露诉讼进展。‘及时’指的是自起算日起或者触及本规则披露时点的两个交易日内。如果三维丝12月26日就收到了裁定书,最迟12月27日就应该披露。”
 
  生产经营遭受影响
 
  在三维丝董事长、总经理更迭的情况下,新任董事长、总经理无法实现对公司营业场所以及公章等重要物品的控制,这不可避免将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在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递交的起诉罗祥波侵权《起诉状》中,三维丝表示:被告行为已造成公司不能依法办理相应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不能从事正常经营管理活动。
 
  因此,这一问题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切。有投资者提出:“由于股东大会通过的决议无法落实,管理权纷争是否已对公司正常经营产生影响?公司的业绩是否会大幅下滑?”董秘王荣聪称:“目前因罗祥波等人纠集人员占据公司经营场所,拒绝进行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工作的交接,拒绝归还公司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等重要资产,已经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或多或少产生不利影响。”
 
  “三维丝所处的局面是公司实际控制权归属不明确,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由一方控制,营业场所和公章等重要物品却由另一方控制,导致无法正常交接。我认为这种已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的重要事项,公司应该及时披露以回应投资者。”有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为解决这一问题,公司于12月8日召开了监事会,审议了《关于督促罗祥波执行公司股东大会及董事会决议的议案》,最终以1票赞成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未获通过。投出反对票的监事康述旻、彭南京认为,罗祥波不是自己控制公司公章等重要资料,而是由公司相关负责人专门保管,财务专用章在公司财务部门保存与管理,营业执照在公司总裁办保存与保管,并不存在需要归还的情形。
 
  监事会未获通过后,12月26日,公司将《关于督促罗祥波撤离公司经营场所及归还公司印章等重要物品的议案》提交到董事会进行审议。该议案以6票赞成1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获得通过。投出反对票的董事屈冀彤认为,对是否一定要通过形成议案的方式不认同。独立董事郑兴灿和陈锡良则因为不能确定该议案属于公司董事会形成决议的职权范围,而投出弃权票。
 
  谁的三维丝
 
  今年11月,三维丝上演“三国演义”:三股东丘国强率先发难,在11月14日的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提议罢免公司董事长罗祥波、第一大股东罗红花夫妇两人的董事职务,二股东厦门坤拿及其实控人廖政宗则默契配合,投出了关键的赞成票,最终将罗祥波和罗红花夫妇逐出了董事会,丘国强则回归董事会。11月22日,新董事会在选举廖政宗为董事长的同时,解除了罗祥波担任的公司总经理职务,罗氏夫妇彻底出局。自此,双方围绕公司实际控制权展开了诉讼大战。
 
  11月21日和11月30日,罗红花向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撤销上述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决议。同时,在法院审理三维丝诉讼罗祥波侵权的过程中,罗祥波于12月14日提出中止诉讼的申请。罗祥波于12月26日收到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法院认为,三维丝起诉的事实依据和理由是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决议合法有效,但罗红花提起的两起诉讼涉及到三维丝决议的效力问题,因此本案必须以上述两起诉讼的审理结果为依据,且目前上述两起诉讼尚未审结。因此,法院裁定本案中止诉讼。
 
  在诉讼结果出炉之前,三股东丘国强拟通过增持增加筹码。11月28日晚间,三维丝公告称,丘国强计划自2016年11月28日至2017年5月27日期间,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系统允许的方式(包括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等)增持公司股票,增持金额不超过1亿元。随后,丘国强又把上述增持区间进一步确定在8000万至1亿元。12月27日晚间,公司公告称,丘国强已将所持公司股份的95.32%进行了质押。公司董秘王荣聪透露,丘国强的增持计划已开始执行。
 
  截至三季报的十大股东明细显示,第一大股东罗红花持股17.35%,第二大股东厦门坤拿持股9.44%,第三大股东丘国强持股8.62%。厦门坤拿和丘国强合计持股比例已超过罗红花。不过,两者并不承认是一致行动人。
 
  从目前情况看,丘国强计划进行增持。而罗祥波和罗红花夫妇仍将争夺公司控制权的希望寄托在诉讼上。中国证券报记者曾就下一步的计划采访罗祥波,但没有得到正面回应。业内人士分析,一旦诉讼结果出炉,无论对哪方有利,一场更为激烈的公司控制权争夺战或不可避免。(记者 任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