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讯 记者常艳军报道:近期,中国银监会正按照国务院统一部署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专项检查,并将会同有关部门探索动产质押融资试点工作,《商业银行小微企业授信从业人员尽职免责指引》也正在制定过程中。
 
  7月2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更好服务“三农”,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重要任务。
 
  近年来,银行业金融机构不断推进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4.95万亿元,比各项贷款平均增速高0.41个百分点;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户数1278.26万户,较上年同期多111.92万户;小微企业申贷获得率为93.25%,较上年同期高2.0个百分点,阶段性实现了“三个不低于”目标。同时,银监会已批复69家商业银行合计5920亿元的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发行申请,进一步释放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金融资源。
 
  “随着小微金融不断发展,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度得到一定程度缓解,但目前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有所抬头。”银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告诉《经济日报》记者。
 
  李均锋说,一方面,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市场疲软,小微企业扩大生产的意愿和融资意愿下降;另一方面,由于小微企业抗市场波动能力弱、财务核算不规范等特点,在信用信息体系和增信机构等外部支持不够完善的情况下,金融机构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存在授信调查成本高、环节多、链条长、业务违约风险大等问题,加之受贷款规模限制,导致部分银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意愿、贷款能力和水平都受到了制约。
 
  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看,其一般包括银行利息成本、担保增信成本、中介机构收费以及一些隐性成本等。“目前,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的平均贷款利率约在5.5%左右,担保增信成本约为2.5%至3%的水平。”李均锋说,现在银行针对小微企业的服务收费基本取消,只有个别收费项目,银监会也在不断加大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收费的检查和处罚力度,下一步银监会将推动银行和政府性担保机构主动对小微企业减费让利。
 
  不过,小微企业融资过程的附加成本目前仍然较高:一是第三方收费较高,不少小微企业在办理抵质押、担保、登记、资产评估时,历时长、耗费多,甚至面临重复收费;二是银行配套业务销售导致隐性成本存在。据广东银监局抽样企业反映,企业在获取贷款时,有的银行出于营销和绩效考核的需要,还会建议办信用卡、以贷转存、配套承兑汇票等业务,由此导致企业贷款隐性成本仍然存在。
 
  李均锋说,今后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执行小微企业贷款“三个不低于”的工作目标,对主要为小微企业服务的地方法人银行,允许其自主确定发放小微企业贷款的规模;着力解决“过桥转贷”问题,商业银行要合理设定小微企业流动资金贷款期限,推广无还本续贷业务,科学运用循环贷款、年审制贷款等。
 
  李均锋说,鼓励银行通过发行大额存单、可转换票据、集合债券等产品,引导更多社会资金支持小微企业。同时,在考核、奖励、补助、风险补偿政策等方面突出对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发展小微企业融资担保业务的考评要求,抓紧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完善以信用保险、贷款保证保险等保险产品为主要载体的“政银保”合作经营模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