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建省作为中国体育用品制造业的基地,在我国体育用品制造业居于首屈一指的地位,肩负着对传统体育用品制造业的改造、升级和转型的改革任务,承载着提升科技创新能力、使传统制造业焕发新活力的历史使命。
  ▲ 健身休闲产业作为一项横跨生产、服务与消费,兼容公益性与商业性,既具有强大的经济功能,又能够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
  ▲ 全民健身成为国家战略,将使全民健身与文化、旅游、健康、养老、产业等方面实现深度融合,成为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新常态。
 
  体育产业的黄金时代到来了吗?福建体育产业能否成为社会多方面发展的新动能?
 
  答案是肯定的。但这种肯定,要以开放的态度去拥抱,用不破不立的精神去迎接,用改革的理念和手段去匹配,才能有所成就。
 
  作为中国体育用品制造业的基地,福建的体育产业仿佛一艘巨轮,目标万亿。对于这艘巨轮来说,面对“再上新台阶、建设新福建”的全省工作中心任务,同样责无旁贷。
 
  同时,福建省体育产业的进一步转型升级也将充分发挥体育产业在建设健康福建、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体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挖掘和释放消费潜力、增强经济增长新动能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如今,方略已定,人已启程,前景可期。
 
  体育制造业:变中求新新中求进
 
  宜美电子的成功体现了传统体育制造业在做“加法”时的一个解题思路——积极转型,拥抱“互联网+”。
 
  从2015年“双十一”开始,福州宜美电子有限公司旗下EZON宜准品牌连续两年,在运动手表交易指数销售额排行榜里名列第一。
 
  宜准营销总监艾琪认为,这是因为企业立足高精密制造基础,主动寻求从电子表,户外登山表到智能手表的转型,满足了跑友的“痛点需求”。
 
  2013年,路跑开始在中国兴起,跑友们对装备的追求带火了跑步经济;也就是在这一年,可穿戴设备成为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一向“见风使舵”的宜准,迅速转型定位到路跑。依托十几年的高精密制造和工业设计的沉淀,宜准在产品研发上持续创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断增强,短短几年时间便成为本土运动智能手表领军企业。
 
  “可穿戴智能既是科技与时尚结合的产业,又是创意与文化结合的产业,将是打开产业转型升级空间的一个新入口。”艾琪说。
 
  省第十次党代会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强动力,把创新驱动作为优先战略,进一步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不管是宜美电子从传统产业向新兴业态的拓展,还是从中挖掘可穿戴智能产业的前景,都再次说明,依靠创新驱动,才能够培育出发展新动力。创新既是经济工作的基点,更是引领增长动力转换的第一动力。
 
  如今,伴随全民健身消费升级,我省体育用品企业正在逐步发力,打造更专业、智能、时尚的产品。
 
  其中,安踏2015年营业收入突破100亿元,毛利率达到46.62%,通过实施多品牌战略意欲在10年内打造千亿级企业;361°与百度跨界合作,联合成立“大数据创新实验室”,全面拉开双方在智能运动装备领域的布局大幕,并携手乐视体育构建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智能运动生态系统,整体发展“互联网+体育”;贵人鸟通过投资虎扑网,联合景林投资成立体育产业基金,探索“互联网+体育制造业+体育服务业+文化传媒+金融”的新模式……
 
  对于福建省的体育用品制造业来说,最初的突破,源自创新,而更上一层楼,创新仍是根本。
 
  健身休闲业:加速发展补齐短板
 
  在我省庞大的体育用品制造业面前,健身休闲业的占比似乎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变化正在悄悄地发生。
 
  这其中,首先是体育与旅游的深度融合。在2016年的体博会上,我省共有11个项目签约,总投资额30亿元,签约总金额达16.382亿元,这其中很多都是体育旅游产业品牌。同时,在去年的全国体育文化和体育旅游博览会上,我省9个项目入选全国精品项目。
 
  青山绿水,福建俯拾皆是,如何才能出奇制胜?
 
  在有“中国扶贫第一村”之称的福鼎市磻溪镇赤溪村,九鲤溪瀑景区的成功运作或许能给出解题的方案。
 
  2004年,庄庆彬和他的万博华旅游公司就开始深耕九鲤溪的旅游开发。2006年,九鲤溪竹筏漂流项目启动。翌年,庄庆彬邀请北京体育大学毕业的经理率队在九鲤溪景区搞了个户外拓展旅游项目,成为全国首个户外运动与观光旅游巧妙融合的旅游项目。随后,又在赤溪村布局“生态蝴蝶园”“九品莲花塘”等一串配套项目,名声大噪,游客猛增。
 
  庄庆彬说:“未来还将开发越野车、摩托车、自行车赛道、热气球、皮划艇漂流、水上运动项目……我们要把它打造成国家级的体育旅游相结合的项目。”
 
  在健身休闲业方兴未艾的今天,庄庆彬尝到了深耕发展的甜头,而有人则在摸着石头过河之后,寻求着因地制宜的转型。
 
  得益于得天独厚的丹霞地貌和山水风光,三明泰宁已经成功打造了“运动山水”体育旅游品牌。不过,在连续举办六届山地户外运动赛后,泰宁从去年开始转型为山地马拉松赛。
 
  这样的转变也盘活了泰宁的旅游资源。泰宁县文体广电出版局局长龚衍升说:“今后,我们想通过马拉松赛事,推动全民健身活动的开展,同时也带动泰宁的体育、文化以及旅游的融合发展。”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在完善健身休闲服务体系部分中,除了罗列传统大众项目外,还提出发展冰雪、水上、航空、山地、汽摩等户外运动和高尔夫、马术、电竞和极限等特色运动。业内认为,在面向多元化迈进的同时,健身休闲要在垂直细分领域中“深耕细作”,走专业化道路,逐步培育起稳定的客户群体。
 
  22日,国家旅游局、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印发了《关于大力发展体育旅游的指导意见》,提出2020年体育旅游总消费规模突破1万亿元。
 
  未来,对于福建来说,参与总是比观望更令人期待。
 
  竞赛表演业:打特色牌闯市场路
 
  2016年,厦门国际马拉松赛及其配套赛事,参赛人数达到史无前例的77715人,而从外地专程前来参加厦马的人数多达39599人。据测算,外地来厦人员在厦门期间人均消费2823.84元,为厦门带来经济收入约1.1亿元。
 
  厦门大学品牌与广告研究中心给出的品牌估值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厦门马拉松积累的品牌价值为近3.8亿元,赞助市场价值更是达到了1.46亿元。在这一连串数字背后,是什么让厦门马拉松长期以来保持“吸金”能力?
 
  “举办马拉松赛未来的趋势是政府拨款越来越少,市场资助越来越多,对赛事自我造血的要求越来越高。”厦门马拉松赛事组委会市场开发部负责人李维新说,“精品赛事最终要比拼文化含量和精神特质,厦马倡导绿色环保的理念,接下来我们会赋予其更多人文内涵。”
 
  厦门马拉松的成功能否复制?这个问题只能交给时间来解答。但是,厦马身后,不乏追随者和模仿者。
 
  2016年12月25日,第二届福州国际马拉松开跑,参赛人数从2015年的1.5万人增加到了2万人,赛事的承办方——福建天翔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剑强认为,对于一些刚刚起步的马拉松赛事来说,赛事服务,尤其是针对选手的服务至关重要。
 
  对于需求旺盛的体育竞赛市场来说,类似天翔这样公司的出现,恰恰成为撬动“管办分离”的钥匙。天翔从鞋服企业跨进体育产业不久,如今每年运营的马拉松项目除了福马之外,还有邵武越野跑、武夷山马拉松、泰宁全球华人马拉松等赛事。
 
  在这些赛事中,公司除了做好赛道勘测、运动员补给等赛事服务外,还成功将邵武古道越野赛运营至环勃朗峰积分赛制中去,提升品牌效应。
 
  据龚衍生介绍,泰宁在2014年前举办了多届山地户外运动赛事,但专业性强、群众参与度低,制约赛事发挥产业功效。2015年开始委托专业体育机构进行赛事市场化运作,在与原山地户外运动品牌相衔接的基础上,注重贴近市场和群众,推动体育和旅游产业的深度融合。
 
  对于我省的竞赛表演业来说,像厦门马拉松这样高大全的赛事,撑起的是整个行业的门面;而更多小而精的路跑赛事、自行车赛事,则让人看到我省做好“山水文章”的各种可能性。
 
  据初步统计,2015年福建省体育产业总产出已突破3000亿元,从业人员近70万人,实现增加值近千亿元。福建省初步形成了以体育用品业为支柱,体育场馆为依托,体育健身、竞赛表演、体育旅游、体育中介和培训市场初步发展的结构体系,体育产业已逐渐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
 
  对未来五年福建体育工作,省第十次党代会提出,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提高竞技体育水平,加快体育产业发展。短短的一句话,既是嘱托,也是鞭策。
 
  前路漫漫,福建体育产业唯有脚踏实地、努力开拓、持之以恒,必将成为我省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多方面发展的驱动力。